置顶

地方政府治理能力差距存在,动态清零有行政角度上的合理性

作者:drake | 分类:热点资讯 | 浏览:24 | 日期:2022年09月20日

#新疆伊犁:确实存在就医难 立刻整改#

9月9日,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副州长刘庆华表示,伊宁市群众反映的就医难问题确实存在,这反映出当地工作中还有不少短板和不足,干部作风还存在不实不细的问题,伊犁州党委、政府对由此给各族群众生活带来的影响和不便表示深深的歉意,针对群众关心的就医问题,当地将立刻进行整改,统筹各类医疗资源,畅通医疗服务渠道,州直和伊宁市所有医疗机构正常诊疗,全力保障疫情防控期间群众就医需求。

地方政府治理能力差距存在,动态清零有行政角度上的合理性

应该说,伊犁出现的问题不是第一次,但也是比较严重的一次。2021年时西安就出现了普遍性的供应紧张问题,2022年的上海再度出现。现在,疫情较为严重的贵阳也出现了相应的问题。但是,相对这些地方,伊犁出现这样的问题就是比较不应该了。因为伊犁人口基数小,保供压力并不那么大,同时分级门诊等已有策略的实施难度其实也不应该太大。但是问题依然发生,而且从网络上的反应来说,并不完全是因为物资不足,而是比较普遍的官僚主义寻求责任最小化,还有组织纪律不严格等问题,治理能力不足治理方式粗糙。

这种情况一般也意味着地方上缺乏足够的治理水平。中国本来就是强行政体制,在目标明确的情况下,中国的政府体系执行能力非常强。而如果没有明确的政策目标、足够的责任感、多样化的资源以及政治智慧,上下级之间、部门之间的官僚主义会很快崛起并尽可能责任最小化,导致集体失能。

一般来说,平衡这种官僚主义的主要手段是上级与社会之间建立联系,形成社会反馈-层级压力,依托上级部门来实施。所以中国社会的事情往往会有闹大的倾向,不闹大就无法让上级介入,也就很容易被官僚主义阻断。同时上级对中间层和基层的控制也非常重要,复杂的行政制度、多元的经济要素、复杂的社会网络以及一般意义上的政治智慧(人员素质),在不同地方差别巨大,这也是各地治理能力不同的主要原因。一般来说,行政制度越粗糙、要素越单一、社会网络越简单、人员素质越差,治理能力也会越差。

我们如果来看动态清零,其实整套体系是适应中国政府体制的。那就是动态清零的政策很明确,虽然要求上是“既要又要”,但整体上看防疫还是优先于“不折腾”,其原因还是在于不防疫就没有基本的发展。在这一逻辑之下,动态清零的核心要求就是出现疫情迅速扑灭,为此目前已经形成了大面积核酸和精准封控隔离的措施为第一步,如果控制不住就扩大核酸和封控范围,并对人员流动进行限制,之后如果还不能赶上疫情扩散速度,就进行大面积静默和封城。这套反应背后的隐性要求也很明确,保证基本的物资供应和公共服务,而限制人员流动则会降低需要保证公共服务的需求规模,也让政府有更充裕的资源保持筛查和尽快恢复重启。动态清零的主要目标明确,剩下的子目标也比较明确容易控制,事实上行政难度是不那么高的。

如果要放开共存,其实政府面对的任务更为复杂,而且权重不清。放开共存并不是直接躺平放任不管,而是因为几乎必然到来的医疗挤兑,我们仍然需要拉低感染曲线。这就意味着一方面政府还是需要进行限制,而另一方面又不再进行清零要放开流动。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的限制措施就很难拿捏,因为没有人能够确保感染曲线一直处于一个“科学”的位置上。为了降低感染曲线需要做的事情也非常多,比如分级诊疗来保护医护人力资源、禁止堂食限制聚会、扩大疫苗接种、管理核酸检测漏洞等等。这些行动的标准其实都会非常模糊,而在医疗挤兑的背景下,社会压力和社会情绪必然会很大。

在这种模糊的情况下,上级的控制手段很可能是失效的,中层和基层也必然有各自的想法,上下级之间很难进行明确标准的统一协调,最终结果必然是行政部门之间的广泛卸责、推诿和扯皮。放开共存我们也很难抉择,非常容易引发就是集体失能和治理失效,结果上很可能约等于躺平不管。

中国人民恐怕是不能接受的。如果看看中小城市和县城里的大量的中老年人口和有限的医护人员规模以及诊疗能力,我们断然无法认为疫情如果在这些地方放任不管,死亡率还能像现在一样低。何况,即便医疗资源如上海那样,也只能在清零的情况下维持千分之一的死亡率,恐怕上海如果放开也不可能控制住病死率,因为届时没有其他地方有能力支援上海。

所以,动态清零事实上要比真正意义上负责任的“放开共存”更容易实施。中国不是新加坡那样的小国家,中国非常大,地区差异、城乡差异、阶层差异都非常大,因此我们无法像新加坡那样进行代价较小的共存政策,而必然会面临一种直接躺平的实际后果。这样的后果之下,我们真的会面临“治理失败”。

也因此,动态清零还是最可控的,一部分原因也在这里。

发表评论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