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驴人”司马南被解禁了

作者:drake | 分类:热点资讯 | 浏览:21 | 日期:2022年09月01日

哑口无言的司马南,在纷杂的网议余温未尽的一周后,于8月27日被解禁了。


“驴人”司马南被解禁了

从被“软禁”到被“释放”,从突发到突然,到底发生了说明,无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各种猜测,人云亦云,随着一声“司马南,你被解禁了!”,又有可能掀起新一波舆论波澜。

从承认美国的“小房子”,到在网络平台公开举报联想,这样的路线图,显然都不是预设的话题,都带有极大的突发性色彩。

尽管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司马南变得越来越透明了,却成为了一个基本的事实。

什么隐私明私的,也抖落得差不多了,就剩下他手里牵着的那头驴了,据说也不是他的,只是个拍戏的道具而已。


然而,就在这七天里,滴滴二次被约谈,贾浅浅入选国家作协被叫停,“文学可以传承不该世袭”的官媒评论,成为了热议的话题。

联系司马南的过往言论,似乎又在验证了什么,让人不无展开联想。

网络一概在营造所谓的铁粉氛围,有人也在为此推波助澜,创意出什么“脑残粉”概念来。

殊不知如今的粉丝,与互联网平台成长初期预设的假想,早已经背道而驰。

他们早已没有了被“洗脑”的惯性,他们已深谙从“社会热点”中,找出自己的价值判断来,不盲从,不跟风,已成为了广大网民的主流意识。

崇尚中国式的普世价值观,助长正义之声,自觉不自觉地发挥了宪法赋予的人民监督的权利。

有人硬要把网民分成左、中、右,纯属不怀好意的魍魉之徒。

平台的初衷是好的,希望通过身份认证,让人们在各自垂直领域深耕细作,进而给网民带来丰富的精神养料。

但漫布在互联网上的有着博士、副教授、教授头衔的一批人,他们早已游离于本专业之外,无病呻吟于现实之外,顾左右而言他,坐井观天中输送着自以为是的心灵鸡汤,实则不过残羹剩饭罢了。

司马南的粉丝,都属于什么群体,也成为了他们的话题。

他们俨然成为了当代“知识分子”分子们“怒其不争”精神麻木的另类。

多么可笑的自我设计!


司马南,从农村走来,改开早期的大学毕业生,后到商务部工作,离开商务部后,就在江湖中游走了几十年,不可不谓人生阅历极其丰富之人,不可不谓当代合格的知识分子。

在我看来,司马南绝不是冰清玉洁之人,他就是个瑕不掩瑜之人。

正如他手中牵着的驴,他就是个让人看到他时不时就尥蹶子的“驴人”,一个不畏权贵的在大是大非面前敢于挺身而出的那个人。

这样的驴人,还多吗?

发表评论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