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徐克版《青蛇》:男人算得了什么,她想要的只是白素贞

作者:drake | 分类:热点资讯 | 浏览:16 | 日期:2022年09月01日

作为一个经典大IP,白蛇传的故事一直以来都是影视剧翻拍和改编的大热门。在这么多影视作品里,有一部电影却格外不同,甚至离经叛道。


徐克版《青蛇》:男人算得了什么,她想要的只是白素贞

这部另类的电影就是徐克在1993年执导的《青蛇》。徐克的《青蛇》,到底想表达什么呢?有的人说,他想通过叛逆的青蛇表现女性自由独立的张扬个性;有的人说,他想用忠贞的白蛇和妖艳的青蛇,来隐喻爱情和欲望的区别;也有的人说,他是想用有情有义的妖,来讽刺人的虚伪和善变……

1. 白蛇和青蛇,为了男人争风又吃醋


想要理解徐克的《青蛇》,我们就不能绕开这部电影的原作,也就是香港女作家李碧华的《青蛇》。


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香港影坛,李碧华是一个才华横溢却低调神秘的传奇人物。她的笔下诞生过许多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除了《青蛇》,还有《霸王别姬》《胭脂扣》《川岛芳子》等一系列小说。

李碧华的作品,几乎不写现实生活,只写缠绵悱恻、痛彻心扉的情爱传奇。她笔下的痴男怨女,一生都围着情欲打转,香艳热烈,执迷不悟,让读者也忍不住跟着主人公的凄美爱情一起心碎。《青蛇》也是如此,相比于电影版的香艳和浪漫,小说的情节或许会为我们剖开人间情爱最冷酷的一面。

整个故事,是从青蛇的视角展开。千年道行的白素贞与五百年道行的小青,曾经在漫长的岁月里相依为命。

白素贞美丽又冷傲,生得七窍玲珑,渴望长生不老,得道成人;小青呢,天真烂漫,最大的快乐就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五百年来始终不变。闲来无事,白素贞和小青会幻化人形,花了心思好好装扮,只让对方耳目一新。她们学着人世间的女人,用绢花、金玉或者玳瑁做成装饰,在发髻上簪花,在裙裾上刺绣,穿着灵巧的绣鞋,结伴游玩,一切都是这么简单而快乐。

直到有一天,性子向来冷清的白素贞动了凡心,有了小青不理解的七情六欲,她想要到人间去寻找爱情。白素贞厌倦了,她渴望有一个男人能够给自己最平凡的幸福。不是轰轰烈烈的爱情,而是平凡的爱与关心,嘘寒问暖,眉目传情,这种普通人的温情生活。

小青不懂,做人有什么好的?男人的情义有什么意思?但她耐不住寂寞,姐姐走了,自己一个人留着没意思。于是,白素贞为了爱情,小青是怕寂寞,俩人一起去了人间。

在追寻爱情的过程中,白素贞越来越像一个充满烟火气的人,小青却依然是个没心没肺的妖。白素贞和小青曾经是那样要好,现在却因为一个男人渐行渐远。

白素贞决心要做一个女人,一个女人是要爱男人也要被男人爱的。于是,她选择了最平凡的穷书生许仙,她要和许仙做一对人世间最平凡的恩爱夫妻。许仙欢喜,她就欢喜,许仙烦闷,她便花尽心思扮演善解人意的小妻子,为许仙制造快乐。白素贞和许仙如胶似漆,情意缱绻。可这样一来,小青成了二人世界里的电灯泡。


小青心头苦闷,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她不懂,男人怎么就这么好,让姐姐如此沉迷!一直以来,小青都和白素贞都没有分开过,她们互相依偎,同吃同睡,连洗澡都在一起。可如今,这位置要让给许仙了。嫌隙就此产生,曾经心意相通的白素贞和小青开始互相猜忌。

俩姐妹为一个男人争风吃醋,各有各的理由。


在小青看来,白素贞太骄傲了。不仅仅是因为她比自己多了五百年的道行,更因为她拥有了一个男人,。这让小青觉得气愤,你把许仙当宝贝,那我偏要去勾搭他,我偏要看看这个男人有什么好,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在白素贞看来,小青太不安分了。她对男人尤其是对许仙的好奇心,已经对自己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同住一个屋檐下,小青跟许仙那是抬头不见低头见,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去勾引他。曾经的好姐妹如今已经是潜在的情敌,必须小心防范。


一开始,这样的分歧只是绵里藏针的试探。小青时不时偷偷摸摸地撩拨着心猿意马的许仙,试探着这个意志软弱的男人;白素贞不动声色地敲打,让小青跟许仙保持距离,不要对别人的男人下手。可渐渐地,矛盾越演越烈,因为小青勾引许仙,醋意大发的白素贞重重打了小青一个耳光,两个人甚至拔剑相向,大打出手。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白素贞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赶走小青。

几百年来,姐妹俩都是相互依偎的一家人,这会儿,姐姐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要赶她走,小青能忍得了这口气么?不能。小青要报复!


端午节这天,人间有喝雄黄酒的习俗。小青不怀好意,明知道雄黄酒是蛇的克星,却还在白素贞面前使激将法。小青偷偷地在白素贞的蛇皮七寸的地方扎了针,只等白素贞喝下雄黄酒,心烦意乱不能自控,然后现出原形。


没曾想,许仙竟然给活活吓死了。白素贞铁了心要救许仙,去昆仑山盗仙草,可仙草是那么好拿的吗?且不说仙草的主人是南极仙翁,守护南极仙翁的鹤童可是蛇的天敌。这一去凶多吉少,白素贞是抱了必死的决心,哪怕救不回许仙,干脆就这么死了算了。小青却不依,白素贞去哪里,她也要去,哪怕前面是九死一生。

可接下来,讽刺的事情发生了。白素贞好不容易偷来了仙草,托付给了小青,让她先回去救许仙,自己来断后,继续跟鹤童苦战。小青一回来,转眼就把姐姐给忘了,趁着许仙刚醒,神智正虚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拉着许仙翻云覆雨,成了好事。


2.许仙和法海,小青到底爱的是谁?

《青蛇》的故事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那就是法海。在法海看来,人就是人,妖就是妖,两者之间有着天大的鸿沟。倘若是妖,那就一定要收。


不同于白素贞和小青生而为妖,要修炼成人,法海本身就是一个天资极高的修道之人,他修炼的目标是成佛。因此看着人世间的种种,法海有傲慢,也有不屑,不过就是像蝼蚁一样的芸芸众生罢了。

法海的心魔在于傲慢,他自以为自己天生慧根,一旦入世,必然大慈大悲大破大立,为正邪 定界限,令天下 重见光明。却不知,光是情欲这一关,就让他栽了大跟头。原来,他偶然见到白素贞和小青幻化人形之后的妖媚身体,忍不住就动了凡心。


但法海终究是个一心想要成佛的人,他绝不让情欲毁了自己的修行。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败,偏要去毁了别人的感情,把许仙抓上金山寺出家。他要证明,那些风花雪月的爱情,在人间正义面前,不过都是些幼稚的把戏。可这样的极端和决绝,恰恰说明他在嫉妒。嫉妒什么?嫉妒人世间有情人终成眷属,嫉妒比人要低劣的妖竟然也有痴恋和爱情,嫉妒除了他以外,别人都快快活活地沉沦在世俗的情欲里。

就像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的生命里有青蛇和白蛇两个女人一样,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的生命里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

李碧华在小说里写道:“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伫候他稍假辞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来熨帖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服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故事里的男人们,也总是这么自私和虚伪,令人伤心和失望。反倒是小青,看起来亦正亦邪,没什么是非观,也不讲伦理纲常,任性得不得了,却是整个故事里最真性情的人。从始至终,在她心里眼里的,就只有白素贞。


故事的最初,小青的愿望就是一直跟白素贞在一起,远离人世,吃饱了睡,睡饱了吃,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永远不变。

小青跟着白素贞下凡,说到底只是因为寂寞,她不懂得也不稀罕人间的那些情情爱爱,只是因为白素贞要去,所以她也跟着去了。


小青想勾引许仙,是因为白素贞喜欢许仙。白素贞跟许仙你侬我侬,神仙眷侣,曾经跟白素贞朝夕相对数百年的小青反而成了多余人。小青是妖,不懂人间那些从一而终的规矩,只知道白素贞喜欢的东西,她也想一起分享。当然也有报复的意味,报复白素贞的注意力都给了许仙。

法海掳走了许仙,也是小青陪着怀孕的白素贞水漫金山,与法海斗法。眼见白素贞因为许仙的懦弱和背叛,被法海镇压在雷峰塔下,小青毫不犹豫杀了许仙,因为许仙彻底辜负了白素贞的真心。最后也是小青,抱着白素贞生下的孩子,给他找到了收养的人家,完成了白素贞留在人世间的事情。


至于许仙和法海,他们或许各有各的男性魅力,让小青动了感情。但相比于白素贞,这些男人又算得了什么呢?她可以为了白素贞,以卵击石跟道法高深的法海斗法,她也可以为了白素贞,干脆利落地手刃许仙。因为自始至终,她想要的,就只有白素贞。或许在故事的最后,她跟白素贞一样,已经学会了什么是人,什么是情,什么是爱。


3.什么是人,什么是妖?

初读李碧华的《青蛇》,或许会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冷酷的故事,什么情爱,在男人的自私和算计面前,都算得了什么。可看到最后的结局,或许我们又会觉得释然,确实,法海无情,许仙可恨,可在妖那么漫长的一生里,这些事情不过是过眼云烟。人类的生命不过短短的几十年,可妖却有无穷无尽的生命。多年以后,许仙早就死了,法海也已经消失了,白素贞的故事也成了传说。


说来也是讽刺,人自诩比妖要高明,论秉性比不过妖的天真和真诚,论寿命也比不过妖的千年时光。

小青活得通透,和白素贞不一样。白素贞为了爱失去了自我,她太爱男人了,她只想为心爱的男人做一个普通的女人,爱让她痴狂,也让她盲目,以至于原本绝顶聪明的白素贞被许仙骗得团团转。


小青是看透了这一切,人世间的情情爱爱固然有趣,却实在虚无缥缈。她爱过许仙,也爱法海,爱法海或许比爱许仙要更多些,因为法海在此后的百年里,成为了她心里不敢提起也不敢记起的秘密。

可那又怎样呢?她不是白素贞,才不会为了一个男人给自己添堵。爱了也就爱了,但没有男人,日子照样过得舒心如意。她要的,依然是白素贞,她等啊等啊,等的不过是“雷峰塔倒,西湖水干”的那一天,她能跟白素贞重逢。最后小青等到了雷峰塔的倒塌,再一次和白素贞做起了无忧无虑的妖。


相比于原著结尾的释然,徐克却在电影里给了另一个结局,对白蛇要做人这件事情,有了更深入的探讨。

到底什么是人?人和妖的界限到底在哪里?对白素贞来说,她修行千年就是为了得道成人,她化为人形,学人的样子,找一个男人相爱,就是做人。对于法海来说,人就是人,妖就是妖,哪怕白素贞和小青化作了人形,骨子里也还是妖,怎么也逾越不了人与妖的界限。可是白素贞用自己的痴心和真情,证明了爱可以让一个妖变成人,她也用自己的死,证明了原来妖的真心比人还真挚。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许仙,早就在金山寺缴械投降,跟着寺里的和尚念起了阿弥陀佛;可白素贞为了证明自己的真心,夺回丈夫,引发了漫天的洪水。最后白蛇产子,生下了一个人类的孩子,自己力气耗尽死在了滔天的洪水里。


也因为白素贞的死,法海终于意识到自己错了,错得彻彻底底,妖也有情,妖也会变成人。于是他不再和白素贞还有小青对抗,反而帮着她们一起抵挡洪水,甚至在最后在大水里救了白素贞的孩子。相比于许仙的怯懦,法海在徐克版《青蛇》的结尾,也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或许,这就是原著和电影最大的不同吧。在李碧华的小说里,男人的凉薄和精明是这样刻骨,人世间的情情爱爱,全是靠不住的镜花水月。当你看破了这一层,或许会羡慕豁达自在的妖,她们活得简单,随心所欲,爱想爱的人,做想做的事,不被世俗的礼法和道德所约束。


沧海桑田,许仙也好,法海也好,最终不过是青蛇和白蛇漫长生命里的过客,帮助她们学习人类的情感,却干扰不到她们红尘之外的洒脱人生。或许。正是因为对人类世界的失望是如此彻底,李碧华笔下的小青的真性情才显得如此鲜活。


但是在电影里,徐克的落脚点是人。电影结尾,白素贞如愿以偿做了人,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妖的豁达让位于人的深情,小青也成了一个更加有情有义的女人。虽然故事的主角是妖,但这是一个人的故事。

撰稿人:Elinor,华东师范大学比较文学硕士。

编辑:凉三

路上读书:每日分享知识与干货。

发表评论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