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长沙218米高楼大火:应不应该以行政命令禁止建设摩天大楼?丨快评

作者:drake | 分类:热点资讯 | 浏览:15 | 日期:2022年09月19日

2022年9月16日下午,湖南长沙一座大楼熊熊燃烧的画面,传遍了社交媒体。幸运的是,这场火灾中燃烧的主要是大楼一侧外立面,而且明火在较短时间内被扑灭,大楼内部受波及较小,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这场大火再次引起了人们对超高层建筑消防问题的担忧,以及对追逐超高层建筑本身的反思。

长沙中国电信大厦,地上42层、218米高,2000年建成,是长沙市首座超过200米的高楼,此后多年保持“三湘第一高楼”的称号。不过,如今它连长沙高楼前十名都排不进了,现在最高的长沙国际金融中心高度达到452米,是这座电信大楼的2倍还多。排名并列第十的运达中央广场和北辰时代广场,高度都达到268米。

长沙218米高楼大火:应不应该以行政命令禁止建设摩天大楼?丨快评

高楼野蛮生长的不仅是长沙。二十多年来,全国各地的超高层建筑遍地开花,一座比一座高。据一项统计,中国拥有世界40%的超高层建筑,150米以上的建筑达到2395座,200米以上建筑达823座,300米以上达95座,三项指标均居全球第一,2022年全球摩天高楼排行榜前50名中,中国有25座。

超高层建筑,曾被认为是财富和繁荣的象征,是地方经济实力与形象的体现。因此不少地方都争先恐后追求最高。比如武汉绿地中心最初规划高度636米,计划建成中国第一高楼;成都熊猫大厦最初规划677米;苏州中南中心曾规划建设729米……

但是,超高层建筑也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是使用安全问题。超高层建筑的消防安全是世界级难题,目前的消防技术水平对地面100米以上高度的火灾除了靠楼内消防设施之外,基本上无能为力。这次长沙电信大厦外立面起火,就是从底部迅速向上燃烧,而且速度极快,根本来不及扑救。除了消防,超高层建筑面临地震、大风甚至恐怖袭击等风险时,也格外脆弱。

其次是摩天大楼结构安全需要导致建筑成本非常高。超高层建筑需要承受极大的力量,在结构安全上要有诸多考虑,地基和楼体都要耗费大量的钢筋水泥等材料,施工难度很高。有不少摩天大楼建到一半就耗尽了资金,成为烂尾楼。高达597米的天津高银117大厦,2015年主体工程就已竣工,但因为经费不足,这座高楼至今没有落成。

建成之后,摩天大楼的运行和维护成本也比较高。由于维护成本很高,不少摩天大楼在建成之初都亏损严重。2008年《中国经济周刊》曾报道,曾经的“中原第一高楼”郑州裕达国贸酒店,十多年一直亏损,最高年亏损8000多万。

有经济学家甚至总结出“摩天大楼魔咒”:摩天大楼立项之时,是经济过热时期;建成之日,即是经济衰退之时。在经济下行之际,摩天大楼很可能成为拖垮建设和运营者的财务黑洞。

正是考虑到超高层建筑的诸多问题,有关部门近年来不断发文为摩天大楼热降温。2020年4月,住建部、国家发改委发文,要求“一般不得新建500米以上建筑,新建100米以上建筑应充分论证、集中布局”。2021年,国家发改委和住建部、应急管理部又两次发文,提出不得新建500米以上超高层建筑。2022年7月国家发改委公布的《“十四五”新型城镇化实施方案》再次提出,严格限制新建超高层建筑,不得新建500米以上建筑,严格限制新建250米以上建筑。

限制摩天大楼建设,在中国的语境下,有其特殊意义。有的开发商是国企,甚至是专门为建设摩天大楼而设立的项目国企;一些民营企业投资建设的摩天大楼,背后往往也有地方政府鼓动的身影。住建部2021年底发布的文件中就曾专门批评:“一些城市脱离实际需求,攀比建设超高层建筑,盲目追求建筑高度第一、形式奇特,抬高建设成本,加剧能源消耗,加大安全管理难度。”

当然,更为重要的,应该通过制度设计,抑制地方政府追求建设摩天大楼的冲动,让建与不建回到纯粹商业考量上来。建成之后能否通过运营分租实现盈利,覆盖建设成本、维护成本与利息开支,应是建与不建的唯一考量,而不是考虑城市的高大上形象、打造城市的地标之类。如果以满足虚荣心为目标,那建成之后可能就会成为一个财务黑洞,而为了减少亏损缩减必要的维护成本,就会带来使用安全隐患。

辛省志

发表评论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